作息倒是調整得很快,在我開始自願放無薪假以後,
馬上就恢復了我大學時代傳說中的無人能模仿的作息。

該調整的其實是心。
我明明有很多事情要作,
卻還是花太多時間在這些幻想的世界、非現實的事物中。

現在已經不是因為工作讓身心腐敗,
所以急於尋找出口的狀態了。
在那樣的狀態下急需要尋找的是一種寄託,
所以我可以理解我的行為。

但這樣的行為現在不應該照樣繼續下去。

其實我失去了對很多重要事情的感覺,
它們變得遲鈍許多。
文字的精準使用;對音樂的觸覺;對事物的發想。
我應該快點找回它們。

但是人生終究在前進,
他媽的經過了一年多的辦公室奇幻之旅,
我必須承認我真的不一樣了。人生也不一樣了。

我應該如何用現在的自己更漂亮地去調整自己呢?

--

又是天快亮的時刻了。
這已經是第幾天「今天一定要早睡」然後失敗的持續了?



此外這個時刻,
我有點擔心你。

最近我真的很沒用,我應該快點調整好自己成最佳狀態,
然後不要再讓你一個人處理這麼多事了。
再等我一下下。



我的未來前所未有的模糊。


創作者介紹

地下道裡的地下道。

think9121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